Tarantula

烦人的荒川1

标题编的)。

我流双荒 ooc)。设定是小叔叔把沉海的月亮捞起来的 已告白 正值应该热恋的时候 小叔叔却钝感到感受不到对方的狂热)。对 设定 因为我懒得写

卡肉了 下章见 痴女荒嘿嘿嘿嘿……)不好意思口水流下来了。

是荒受!!


夏日燥闷湿热的雨夜。初来乍到的蓝衣神使默默伏在案旁,他睁着双眼直楞楞地盯着纸门外的世界——倘若与他共处一室,大概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思忖何物,喜怒不形于色。

终于,他听见纸门被拉动的声音,熟悉的声音在那头响起,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定了。于是他坐直了身子,湿润的眼神里也像有光点似的闪烁,摇摆不定。

“真是少见,堂堂神使也会回应区区阴阳师的召唤?”

进来的男人挂着笑,毫不顾忌地走到神使面前。他很高大,而且,你看,长得也很标致,除了那泛蓝的、昭示非人身份的皮肤。若是单看外貌,神使可以毫不吝啬地表示赞美——当然,不是在对方本人面前。

果然是他……他想,性格好差劲啊。


“……何出此言。高傲如川主可不是到的比我还早。”


“安倍晴明非泛泛之辈。”大妖摇着那柄似乎永远没有新花样的扇子,“法力高强,富于胆识。荒也很少见过这种人类吧……?吾也不过是欣赏那人的勇气,对他的无限可能性有点兴趣罢了。……但是,拥有神格的你不一样,唔。这么说应该没有错,不出意外的话是轮不到你屈尊纡贵到这种地方来的吧。”


“与你无关罢……”他轻声答道,声音小得像是说给自己听的那样。 被唤作荒的青年没有抗议先前的这番话, 只是别过脸去不再去看他了。


大妖也不慌不忙地挨着他坐下,俩人就这样听了一会儿雨,似乎已经对这种沉默习以为常了。荒川的眼神流过神使莹白的指尖,乖巧地束在麻花辫里的黑发和睫毛阴翳下的乌黑瞳孔。他喜欢这么看他。半晌过后,那妖怪终于没能挨住,认输般叹了口气。


“……你在生气吗。明明为了见面一直等到现在,现在又与吾闹别扭——”

“我没有生气。”荒打断他,眼神还飘在别处。


说到底,他就是讲不出“因为你在这里我才会在这里”如此半嗔怪半示弱的话。就算他实在是喜欢荒川到不行,但是他说不出口。他为自己界定的角色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真是麻烦的家伙……好了,我认真的,为什么来这里。”荒川催促道。

这又让荒好好反思了一下,现在他觉得自己有时候的确有够烦人,当然比起眼前的人还是小巫见大巫。

“……现下阴阳两界动荡不安,单凭京都的阴阳师的力量已不足以平定动乱。”所以你跑来和人类勾结害我在荒川找不着你。“……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噢……噢。”

“……可以把手从我头上拿开了吗。”

“不行。”

“你怎么、唔嗯——”反应过来的时候荒发现自己被强吻了。臭老头,他想,双手却只能软软地撑在对方胸前推拒着。

荒有点挫败。又不是第一次和他接吻,凭什么还是对方占尽了上风?但是和荒川亲热的感觉太好了,好到他开始怀念他们以往一起度过的每一天,好到他下面有了反应却被对方钳在怀里、直逼得他夹紧了双腿。

荒川放开了被吻到满脸潮红的神使,捞着他站起来就要往床上丢。

“你这家伙……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荒川想,这是在撒娇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