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antula

Golden Age

Dio花 花花性转花花性转花花性转!!!!请吃dio花的太太们把板砖轻拿轻放 军训前后会把后半部分放粗来(大概) 然后我要放文了哦



  “法克!冻死人了!哪里的冬天会这么冷呢?”迪奥 布兰多吸了吸鼻子,又用他已经摘去羊毛手套的双手用力蹭了蹭似乎已经在外头被寒冷气流冻得麻木的脸颊,抱怨道,“让冬天见鬼去吧。”客厅内灯火通明,壁炉已被点燃多时,正慵懒得散发着温和的热度与流明,而倏地从背后伸来,捂住他双眼的双手传递的信息与他最熟悉的点心飘香一样甜美。

  迪奥布兰度,数月前从朋友家的姑娘,花京院典明处获得了属于他的,真正的家。

  “……花京院,跟你讲多少次了不要挂到我身上来……”艰难地,迪奥在未勃起的状态下挣开了情人的钳制,并将她抱起。后者乐得咯咯笑,笑完了就去吻对方的鼻尖,半边垂下的蜷曲粉色刘海轻扫过男人的面部,捧着他的脸道,真是、无趣的男人啊,那有什么关系呢,爸爸们经常这么背孩子的吧,老男人,就给可怜的我一点父爱吧——

  花京院在遇见他之前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不属于她的家庭——怎么能称之为家呢?大火吞噬她亲生父母的夜晚,她才几岁?接着,好心的亲戚带她离开,天公不作美,滂沱大雨不停地下,她恋恋不舍地扶着已是断壁残垣中焚毁门框的手被扯离了。他们,带她来到陌生的地方来,那里即是她的新家。亲戚夫妇待她很好,然而在充满不确定因素的生活中与摇摆不定的心绪下,她将自己缚进了名为孤独的茧中——这有什么可隐瞒的,生命对一个人最恶意的嘲讽乃使他在孩提时代目睹双亲的死亡。花京院一点都不幸福。

  直到她遇见作为亲戚家男主人的生意伙伴造访的布兰度先生。

  迪奥已经不能被称作年轻了,他留给花京院的第一印象与其说是值得褒奖的标致,不如说是令人惊喜的怀念。他不怎么像她爸爸,不十分,可花京院却隐约感到自己在许久、许久以前就该属于这个男人。

  当夜里十时整的洪钟敲响时,客人的手从桌底悄悄伸向她的手,并紧紧地攥住了它。花京院吓了一跳,可这惊讶的成分中是是有狂喜的。她不敢妄动了。主人对眼下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男人们谈笑风生,女主人笑看她的丈夫。

  十五岁的花京院典明动弹不得!

她的大脑中混沌一片,她想,这大概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老实说,她觉得自己太年轻了,而她人生中第一个追求者近在眼前——这个男人的年纪甚至可以做她的父亲!或许,这样不好,就像瞒着亲人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老天,如果她有朋友的话,是不是会好一点?也许,朋友们会告诉她,花京院典明是否真正需要一个男人来带她逃离无法忍受的眼下,接纳并包容她怀抱的死亡,寻找新生;她是否需要一个男人在群星或雨幕下环抱她和她的孤独,让她眼中倒映出璀璨的星光与雷霆;她是否能允许一个男人来——分享她的生命和精神?

  当花京院被迪奥压制在自家庭院的隐蔽一角时,他向她疯狂地索吻,双手来回暧昧地抚摩着少女裙下的大腿上的皮肤,花京院听见他透过隐忍濡湿且热情的呼吸低语着:“我们会再见吗?是吗,告诉我你的名字。”花京院向他坦白一切,但最终她推开他,疑问,“这样好吗?我觉得我们做得太快、太草率。人们说,张扬的爱情多难于善终,你很大胆,可就这么笃定我会接受?”

  “我觉得你不会拒绝。”迪奥用手安抚她彷徨着的头发,又召回了她游移不定的眼神,“你很寂寞,需要朋友,只要你愿意,我想给你比友谊更崇高、更深刻的东西。你对我而言,并不是完全陌生的——我管这叫即视感。好吧,你相信引力吗?孤独的人会互相吸引。”

  男人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我这么说,你能原谅我吗?——都是因为你离我太近了,我在空气中嗅到的全是你的气味,都是你的错!我想和你再次见面。虽然我不太擅长照顾女性,也没有让你离开家庭的理由,但是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你能原谅自私的我吗,花京院典明?”

  霎时胃中翻腾不止,花京院不慎,酸液混着秽物流经食道倒入口腔,她痛苦地别过脸,径直吐在了一旁的低矮植被上。

  尴尬,愈沉默愈凝重的尴尬。大概,我说的很不好。迪奥想。能让姑娘当着他的面呕吐,他也真是不能再差劲了啊。

  “对、对不起…真是的,你说了不得了的话诶,大叔…”

  “大叔…”

  “我喜欢你颈后星形的刺青,是刺青吗?那种事情我不太明白,是有特别的意义的吧。当然了,就像你说的一切,之于我是救赎,也是承诺。”

  “你必须带我走。”花京院不客气地想用迪奥西装上衣的一角擦嘴,旋即被后者用随身携带的纸巾制止,接着,她搂住男人的脖子迫使他低头,并在其耳边低语:“我相信你。当你带我离开时,我将成为你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你也将证明了你所说的不是谎言。”

花京院典明的抚养权被交予了她的男人。

他们见面便相爱——瞧瞧,这听从最古老,最原始的冲动的两人。

即视感,有时模棱两可,有时清晰可鉴,无视一切岁月变迁或人生动荡,仿佛是撕裂亘古不变的宇宙而袭来,骇人的尖锐,由双方心灵的破绽处鱼贯而入——堕落,令人发憷的堕落——毫不犹豫地催生了爱情的热与痛。

女人的堕落!她会为此付出代价吗?

有一次,花京院形容他们的初见,说:“真是奇迹般的相遇!”

而迪奥倘佯在午后暖阳下,恍惚地打量着她裸露的、苹果般圆圆的脚后跟,这样,两人都开始大笑,毫无理由,一如最初时他的追求与她过分的激动。迪奥有些伤心地感到,情人像个光影。



“她是个光影。”



最后一句用了高尔基 《单恋》里面的梗 因为很酷(扣鼻

至于花花为啥要性转还不改名字 我乐意(完了要被打了

好吧 是因为我对0的观察力还不够。。暂且只能写不要脸还OOC的BG。拜拜 。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老图 有点崩的屌麻麻


艾马渣手绘放上来好紧张的……一只典子 有模特参考


【西伊】Aquí te amo

欧。。太好看了。。。

大梨武士:

点文


——————


西索认为自己是自由的。性欲,攻击欲,爱,恨,欲望和感情,原本是渐层相连的一体混沌,无所谓界线区隔。纯真少年与洞明世事之人,皆不至于自寻烦恼,给荷尔蒙引起的机体变化分门别类,再套上名词定义与伦理道德画地为牢,这是世间形形色色的无聊事中,最无聊的一桩。西索从不给自己设置樊篱。


诚然,并非所有人都作此想,此乃坦荡不羁之人时常会遭逢的尴尬。通常而言,西索不在乎别人看法,浮生长河里暂时汇聚的涓流,彼此之间耿耿于怀,岂非可笑,明知下一转瞬,便各奔前程,或分解为另一世界的亿千分子,蒸发消失也未可知。


然而,与同一水滴重逢太多次,难免的,会产生惯性,习以为常。


习以为常意指,暗中期待下一次相遇,以无常为常,窃盼永远持续。


西索从不费神考虑自己和伊路米的关系。朋友不过是种玩具。玩具有很多玩法类型,同是玩偶,便有用以击打,用以搂抱,用来摆设,随身携挂云云,诸多玩法,除非玩具自身具备特定倾向,在主人手中,玩法也就同欲望感情一般,能够灵活过渡转换。西索钟爱破坏性玩法,拆解那些精致稀有的玩具,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游戏,这类玩具能牵动西索最强烈的欲望感情。强烈的感情有爱恨两极,极端的感情总是相似,也总会伤人。西索初见伊路米,感觉平淡,相处后便划为那种看起来顺眼,玩起来也顺手的玩具,没有强烈爱憎欲望,也没有产生摧毁念头。平淡的相处,往往出人意料的持久,不经意间,微弱沙尘就铺得很厚,突然起风的时候,西索才发觉,自己看的不那么清楚。


没关系,感情本来就是一片混沌,没必要刻意区别,西索对自己道,承认自己喜欢伊路米的程度加深一些,也没什么要紧,伊路米那家伙,确实有很多优点,比如收集情报和易容,而且,和自己生活品味相近,也挺谈得来。


尽管这些东西,西索一开始就知道,因此并不能解释感情程度变化。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时间积累吧,西索想。


但是,他和伊路米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没有长到足以积累感情。


——为什么要想伊路米。


西索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很无聊的蠢事。他转身到浴室冲澡,心里有点恼火,当然,和伊路米无关。西索看着流水在大理石地面淌过,汇成一道浅浅的漩涡,流入下水道口。再接近一些,是那么难的事吗,非要在生死关口?


西索有时候故意激怒伊路米,甚至希望伊路米恨他,再亲密一点,用拳头竟比嘴唇容易。


西索其实明白,关键不在于自己喜欢伊路米到什么程度,而在于,伊路米能接受何等程度的喜欢,所以,无能为力的被动,这才是令人恼火的事情。


对想得手的玩具,西索有足够耐性,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得到之后便毫无价值,可以尽情毁灭。伊路米的存在不尴不尬,西索既不是想得到,也不是想毁灭,仅仅是再靠近一点,却比什么都难。因为对彼此的相处习以为常,企盼更多,或许会遭报应,永远失去这种常态吧。


患得患失,真不像自己,西索自嘲,回望镜中妖异金眸。


还是……去找人打一架吧。




伊路米察觉了西索的疏远。他们并非那种成天腻在一起的朋友,很少见面,也很少说话,尽管如此,伊路米还是察觉到,西索刻意为之的疏远。伊路米一向离群索居,也不太在意别人的爱憎亲疏,但他实在有些好奇,西索默不作声疏远,总归是有原因的。西索在隐瞒什么事?


伊路米以休假为由,找到西索所在地,约他见了个面。


西索。珊瑚手串伴随肘臂动作,砸在玻璃台面,发出清脆声响,伊路米不满道,你有听我讲话吗。


西索说,有啊,我在听。


伊路米说,我刚才说什么。


西索说,前馈行为发生在早期的控制环节中,干扰预先被测量,矫正行为才能在干扰对系统产生效应前发生……


不错,伊路米想,居然全记下来了。


伊路米不满是因为西索听他说话时,一直没有看他,这不像正常的西索,西索往常听他说话时,不会刻意回避视线。要在过去,伊路米也不会计较西索看没看他,但他此时执著地认定西索有事相瞒,变得吹毛求疵的敏感。


直接询问西索,这家伙肯定要说谎,伊路米思忖,而且,他刚才居然回答了那么无聊的问题,真是反常。


说起来,也该带奇犽回家了,伊路米旁敲侧击地说,把亚路加放在外面太危险。


西索不响。


伊路米说,你很久没见库洛洛,有点闲得慌吧。


西索啊了一声,不明白伊路米为何突然提起这事。


伊路米说,小果实坏了一个,是不是很可惜。


西索总算听懂伊路米言外之意,直截了当说,我没见过奇犽。


伊路米放心一大半,说,你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吧,西索,我不管你做什么,但是会损害到我利益的事情,为长远考虑,最好忍一忍吧。


长远……忍一忍……


西索粲然一笑,说,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身为叛逆的变化系,伊路米愈阻挠,西索愈想做。上一秒宝贵的玩具,下一秒也可以毫不吝惜地丢弃。不过是失去。


西索用杀人的速度,揽过伊路米接了个吻,手掌和嘴唇都附着伸缩自如的爱,无论如何,这个吻,伊路米躲不掉。


这是个规规矩矩的吻,落在伊路米嘴唇的力度很轻,与接吻前骇人的气势并不相符,甚至让伊路米觉得,那速度和手段有点可惜。


伊路米若有闪避念头,早在西索话音落下的时候就闪开了,换谁都看得出来,西索笑得很不对劲。


伊路米没动,淡定看着西索移开嘴唇,西索目光挑衅。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伊路米如是说。


西索垮下脸,早该知道伊路米会是这种反应,还能指望伊路米有什么反应呢。


伊路米说,直接说你暗恋我就成了嘛,说谎说惯了,讲句真话能要你命吗。


西索不语。


伊路米说,你不讲我怎么知道你想做这种事,而且你也没表现出来,不然我至少可以观察到。


西索说,那你现在知道了。


伊路米说,是啊。


西索说,我尊重你意见,你打算怎么办?


骗人,伊路米想,你才不会尊重我意见,除非刚好合你的意。


我很忙,伊路米说,明天还有工作,所以……现在就去吧。


西索感到事情发展似乎飞跃了很多阶段,进展太快有些难以置信。


等等,西索说,我不是想搞一夜情……


伊路米已经掉头走了,说,多少夜都行,我答应了,满意吗?■




——————


在松树的阴影中 风放开自己


月在漂浮的水面上如磷光闪亮


白昼 日复一日 彼此追逐


(聂鲁达)